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教育 >

第一代“鸡娃”们,成年了

2022-07-11 20:10 浏览:
出生在世纪之交的年轻人,有着十几年的教学和培训印记,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们,在家庭、大学和工作场所产生共鸣。“青春派·面孔”与你分享多位“鸡娃”并从多个方面了解成年人的成长故事“鸡娃”与社会的“崭新互动”。
朱迪是一所著名大学的研究生,从小就没有寒假、暑假和周末。到目前为止,研究生即将毕业。当他们没有课的时候,他们会特别慌乱。从四岁起,舞蹈班、绘画班、书法班和古筝班就占据了朱迪幼儿园以外的时间。然而,许多班级已经好几年没有坚持了。毕业前一年,朱迪对进入职场没有信心。她心里有一个难以逾越的障碍——学校里有分数来衡量优势和劣势。在工作场所用什么来衡量?我不是最好的。我该怎么办?
曾经是海淀“鸡娃”塔拉说,密集的补课时间表给她带来了一些好的或坏的影响。这样做的好处是她已经习惯了比别人做得更快。“但是现在想想,这也会让我长期处于焦虑和竞争的状态。一旦落后于人,或与人平起平坐,我就会非常紧张。”
除了这些已经成年的“鸡娃”其他人是怎么看待的?“鸡娃”现象呢?
郭先生出生于1994年,在教育第一线奋斗了10年。现在他在一所公立学校当老师。角色转换让他通过教学和培训反思教育本身——我们应该以什么态度教育下一代?
他看到许多父母焦虑和疯狂,谈论他们“鸡娃成年”面对种种困惑,小郭老师的反思更多的是关于孩子的上一代——父母。
“我们看到很多没有鸡宝宝的父母弥补了人生的遗憾。如果他们是自洽的,就不会因为看别人的鸡宝宝而焦虑,也不会让孩子陷入鸡宝宝的军备竞赛。”
在毕业季节,随着第一批00后进入职场,职场中出现了一代人随着教学和培训而成长。“被鸡娃”你的教育经历会影响这群职场新人吗?它会给工作场所带来什么变化?新东方未来海外助理副总裁明磊告诉《北京青年报》,学习能力强、职场白人流动率高是年轻人的两面。
在他看来,“9899新人”职场小白的离职率比以前高,“我们发现一些年轻人在他们的工作中遇到了小挫折和不快乐。他们回家向父母抱怨。过去,80后和90后的父母会说服他们的孩子忍受。现在一些家长会直接说,我们为什么不辞职,不受这种委屈——两天后,这位新同事真的离开了。在这个新的工作场所,我们可以看到父母的安排产生了深刻而持久的影响。我们的许多归国同事被安排参加高中的海外考试并被安排到外国大学。回国后,我们的父母安排定居、工作和买房……包括刚才说的,如果我们在工作中不开心,我们就辞职。HR反馈说,家长的意见在离职原因中占很大比例。”